玄幻

美漫魔獸大穿越第十五章意不意外1

  美漫魔兽大穿越 第十五章 意不意外

  传说级装备亮过相,本来预定的程序到此,基本已算结束

  可没想到,就在海伦娜收起裁判官的雕饰大剑,正要宣布狮王之傲的新规定时,高斯却突然阻住了她,然后他扫视四周,很高调地说道:“狮王之傲出售高级装备,难免惹人觊觎,虽然以我的实力,敢冒犯的人应该不多,但利欲熏心之辈,也难说不会冒险发难,所以海伦娜,为了狮王之傲的安全,我打算派一个护卫给你......”

  海伦娜又惊又喜:“真的”

  高斯冲她笑了笑,直接将手一挥,便有一个奇怪的生物,出现在当场

  说奇怪是因为,这是一头其拉虫人,蝉翼尖尾,美丽而又危险

  高斯亲手将一枚宝石,交到了海伦娜手中,然后张扬着语调道:“这是一头传奇生物,虫人狩猎者阿亚米斯别看阿亚米斯是其拉虫人,稍差一点的传奇职业者,都还没资格挑战她不过以后,阿亚米斯将永远追随你,听你命令行事......”

  话没说完,周围又是一片哗然

  什么时候,传奇变得这么廉价了

  小小一个闪金镇,不但有传奇巫师现身,竟还冒出来一头传奇生物

  虽然传奇生物,不比传奇职业者,在艾泽拉斯,数量相对较多

  但被人类掌控的传奇生物,这镇上的人,可还是头一回见到

  高斯竖直耳朵,留意这些议论,心中得意之极

  其实他交给海伦娜的,是一枚猎宠石

  猎人宠物石,由于高斯只练过一个兽王猎人,所以只有五枚

  这五枚猎宠石,能召唤出的生物,一个是熔岩犬克洛玛古斯,一个是暴龙索克,一个是虫人阿亚米斯,一个是破碎群岛的鹰头猫,最后一个是苏拉玛的夜刃豹米奥妮克丝

  后两个不说,有意思的是前三个

  这三个的来历,都是副本里的野兽首领,原本被猎人抓捕后,属性遭到了极大削弱,没想到的是,之前经过异化,再召唤出来,他们竟然恢复了首领级的实力首领级的克洛玛古斯、暴龙索克、虫人阿亚米斯,实力半步传奇,当然还是有的

  这又是高斯的一张底牌,虽然不是最大的一张

  他底牌很多,不过最大的,应该不是萨格拉斯之血,就是三件泰坦神器,

  虽然这三件泰坦神器,高斯还不知如何使用,但他已经模糊感应出,这三件神器的力量层级,已超出了自己想象,就算奇迹之剑,也远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这些暂且不说,再说开张的事

  高斯送出猎宠石后,终于海伦娜,宣读起了狮王之傲的新规定

  第一条规定很简单,自此之后,狮王之傲将不再接受旅客投宿

  也就是说,海伦娜不打算再做旅店生意了

  她已经做好了规划,打算把狮王之傲旅店的二层,改成职业装备生意的接洽室,三层更重要,改动也会更大,她准备把这整整一层,改造成高斯的温柔乡

  第二条规定是,狮王之傲大厅的酒水美食,价格将调升一倍

  这样做,当然不是为赚钱,而是要赶闲杂人等,专心来经营装备生意

  新规定宣读完,狮王之傲的新生意,就算正式开张了

  海伦娜当先,领着高斯、艾利尔、阿斯图,进了狮王之傲

  大厅如果有生意,自有侍应先作接洽,他们直接上了三楼

  三楼旅客早清干净了

  ,艾利尔、阿斯图先找地方,换下了身上的装备

  趁他们换装,高斯问起海伦娜来:“你今天怎穿了牧师的法袍”

  海伦娜白他一眼:“我是牧师学徒,你不知道吗”

  高斯讪笑道:“你又没说......”

  海伦娜撇撇嘴,解释道:“三十多年前,狮王之傲旅店,曾常住过一位流浪牧师,无论是谁,只要想就职牧师,给足够的钱,他就肯帮忙训练我父母就是由他训练,就职了牧师不过,成为职业者,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我父母就是不甘于打理旅店,后来死在了冒险中我是在他们死前,也接受过训练,成了牧师学徒”

  高斯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感觉很有意思

  游戏里的狮王之傲旅店,好像确实住了一位牧师训练师的

  他们正说话,艾利尔、阿斯图走了过来

  这时,话题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今天的事上

  聊了一阵,又商量了一些事,阿斯图便要告辞离去

  艾利尔自然也一起走,回家锻炼战技

  高斯虽然想到了,将自己掌握的武器大师的相关技巧,教授给艾利尔,但教学这项工作,他并不擅长,而抄录相关学识,也还没有完成,只好先不吱声

  见两人离开,海伦娜也跟着去了大厅

  高斯坐不住,就利用炉石,去了武器行

  他的锻造水平,正在突飞猛进,也应该更勤奋一点

  忙碌到深夜,高斯才回了狮王之傲

  这时的狮王之傲,侍应们都回了家,旅客也早清空,可就只剩下他和海伦娜两人

  进到自己客房,果然未出意料,海伦娜已经躺在床上

  她唇角带着笑,手指间,正在把玩那枚猎宠石

  见高斯进来,海伦娜立刻起身,上前紧紧搂住了他

  “这宝石,对我来说,嗯,果然是惊喜呢......”

  高斯见海伦娜此时,还是一件薄纱罩了赤裸的身体,心中一动,就拍拍她肩膀道:“海伦娜,你那件牧师法袍呢去换一下吧,我很喜欢看.....”

  海伦娜听了,作怪地捏了他下面一下,就笑着跑出去了

  高斯趁这时间,也赶紧洗了个澡,换了一件睡袍

  很快,海伦娜穿着一身牧师法袍,又回到了房间

  她在高斯身前,翩然转了一圈,怀疑道:“你喜欢这样”

  高斯装模做样看了看,将海伦娜拉到了床前,让她双手撑住床沿,尽力压低胸脯,把臀部翘了起来,接着他手一撩,就把海伦娜的法袍下襟,撩在了背上,又一扯,就把海伦娜的衬裤,也扯下了腿弯,然后他才双手按着海伦娜光溜溜的两瓣圆臀,一边缓缓揉捏,一边满意地道:“这样才对嘛......”

  海伦娜回头白他一眼,主动摇晃起腰肢

  不过,她轻哼慢叫了几声,就莫名又笑起来:“你这样在后面,实在让我注意力,总也不能集中,感觉好奇怪,好像那里,你随时要进去一样......”

  高斯这时,不声不响拉开睡袍,腰间猛一用力,紧紧贴住了她的臀

  “啊”海伦娜闷哼一声,神情既惊又喜,回过了头来

  高斯眨眨眼睛,又猛撞了她一下:“现在,感觉不奇怪了吧.....

  窗外,天色泛晓

  只剩了半尺水的浴缸里,海伦娜还穿着湿漉漉的牧师法袍,前襟敞开,胸脯颤颤巍巍曝露在外,白花花的大长腿,从法袍下面伸出来,屈着膝盖,跨坐在高斯大腿根上,一边咬着牙,轻轻摆动着腰胯,一边用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圈

  稍停,海伦娜小声说道:“你......真决定了”

  高斯双手背在脑后,很爽利道:“没什么决定不决定的,我只是,想通了”

  海伦娜有些疑惑:“想通了”

  高斯稍微出了下神,很快就自嘲道:“是啊,想通了前后也才几十天,你说我一个撸啊撸的撸主,遇上这种美事,竟然犹豫起来,这不可笑吗”

  海伦娜听得很认真,不过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高斯随口道:“不明白就对了”

  说着,他拍了拍海伦娜屁股:“来,你转过身去,把腿并住,对,就这样,这样多好......”

  确实,高斯想通了

  不过要是放以前,这种事,他连想都不用想的

  虽然现在高斯很牛逼,但本质上,他还是一个二十三岁的普通青年

  一个二十三岁的普通青年,没资格做渣男,也没兴趣做暖男,而梦中的意淫对象,如果又是女神级别,那他高不成,低也不愿就,剩下就只有做单身狗的份了

  年轻的单身狗,难免一不小心,就会兼职撸主

  身为一位撸主,如果有一位美女,整日妙体横陈,任凭你上马发挥,遇到这样的情形,那除了该搞就搞,该上就上,还会有别的选择吗当然没有

  实际不止撸主,不会有别的选择,不撸的主也基本一样

  所以,当合作契约签定,高斯站在一旁,看着艾利尔和海伦娜,突然想起这些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实在,想太多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熟女,我所欲也;少女,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熟女而取少女者也”的单项选择题,这明明就是一道多选题啊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听听,这不还挺有诗意的吗

  高斯一边胡乱想着,一边就加快了动作

  海伦娜背对高斯,双脚踏着浴缸,身体就有一处与高斯相接,顶撞太过剧烈,没几下,连骨带肉就都软了这时,高斯往前一推她,让她趴住,然后在身后以极高频率,又猛攻了一阵,才终于偃旗息鼓

  稍作休息,他抱起海伦娜道:“我们到床上眯一会吧......”

  海伦娜明明已软成一团,没想到却还抓着他那里不放:“不,我不想睡”

  高斯把她往床上一扔,没好气地说:“都累成那样了,你还想怎样”

  海伦娜嗤嗤一笑,在床上站起身,表情肃穆,诵起了咒言

  随即,一团圣光出现,洒在了她的身上

  高斯看一眼,就认了出来,啧啧称奇道:“快速治疗海伦娜呀,你把牧师的法术,用在这种地方,不怕以后再也感应不到圣光吗”

  “怎么会我很虔诚的”

  海伦娜媚眼如丝,朝他招了招手:“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你就是我的神......”

  见海伦娜这样,高斯又昂扬起来,一下就把她扑倒在床上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挂号费吗
潮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要花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