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冰封異世界寧可赴義埋忠骨何故偷生作鼠雄

  冰封异世界 宁可赴义埋忠骨,何故偷生作鼠雄

  素芯看着冰非不发一言,神情恍惚,心有灵犀的知道他此际在想什么,内心不免有些愁怅,于是止念入定,安抚自己的情绪后,转而望向风天下轻轻道:“教主,此次冰非为本教立功,理应获赏”

  风天下微微点头,声雄力猛道:“近月来,山妖姥姥趁我在闭关之际,在开阳峰的哨卡突然出现,也不知用了些什么幻术,竟可将本教门人变成行屍走肉,为其驻守阵地,门人不是成了他的打手,就是成了他腹中的食物据悉山妖姥姥也确实厉害,我手下的开阳北极舵主因此丧命,幸亏冰少侠及时相助,本教方才度过危机如果冰少侠不介意,何不加入本教,成为新的七星舵主之一,斩恶除邪,光复武林”

  冰非为救铁乔来到这里盗窃《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不料横生枝节,误打误撞为天地日月解除了边关的危机如今灵力尽耗,除了仅剩下那一千零一招的“剑游龙蛇”稍微有点用之外,将来也真的拿不出什么来防身,更不敢妄想当什么七星舵主为民除害

  只是冰非心忖拒绝也确是有点可惜,毕竟少了与素芯共事相处的机会,而将来是否有缘再见也是个问题而且此刻铁乔一家大小被关押在牢,命在旦夕,姑且把儿女私情的杂念搁下,留待它日再作打算

  于是冰非拱手向风天下沉沉道:“多谢教主好意,敝人心领了,只望能借用《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便已心满意足,愿教主成全”

  “哦!想借《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这点右护法倒沒有和我提过”风天下移视转向李晨风,神色凝重不解道

  李晨风泰然自如解释道:“禀教主,恕属下来不及回报,由于当时情势危急,若然不立即处理,恐祸乱扩散至其他哨卡,届时将一发不可收拾唯有自作主张,命冰非为本教消灭山妖姥姥,方才有同意借出《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一事”

  风天下似乎若有所思沉寂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即然右护法有言在先,本教主暂且借出本派珍藏的《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只是不知冰少侠所为何用”

  冰非便将铁乔被嫁祸一事的来龙去脉告之风天下,风天下见冰非为依人如此甘之若饴,肝胆涂地,不禁在内心暗自拜服,心忖若然有多几个像冰非这样丹心碧血的帮众,大事有何不成

  无奈冰非心里早有定论,也就不强人所难,让冰非将这本《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暂借予武神王,为天下苍生祈福,以求平息灾祸,福庆延长

  过后,祭祀仪式开始,风天下引领素芯等人来到祭神主坛

  祭坛两端列有济济跄跄的七星舵主及数位天地日月神教主要将领,各各手执四柱长短不同的信香准备祭拜上神先祖

  殿内的祭坛中心处有一个三只黑龙嵌刻而成的三鼎香炉,首先由风天下代领祈念存注,插香照玄达意,先用三柱一尺六的信香祭拜千古上神,再用一柱一尺三的信香祭拜百世先祖进香,献香,烧香皆躬身行礼,以香达信,整个仪式威而庄严,矝持不苟

  除了,有一个看似漫不经心,明显随意祭拜的少年,估计他的年龄可能与無奇相差无几

  这个少年有着一脸稚气难消的鵝蛋型面孔,俊郎分明的轮廓,眉如新月,秀眸灿若星辰,齿若编贝,可笑起来却令人有种齿冷的感觉,好像他瞧不起身边所有的一切,是一种内心狂妄自大的表现抑或,他其实是瞧不起自己,自惭形秽,冰非一时也分不清

  祭祀仪式一结束,此少年便迳自离去,转身离开之时,被风天下那音声如钟吆喝道:“月鹰,你去哪”

  风夜鹰不屑回顾一望,双目与冰非相触,然后又望着风天下,鲁莽不客气回道:“我去哪重要吗在这个寨中,我仅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有什么事你还是叫姐去做吧像这种祭神拜祖之大典,要不是姐不在,我那有资格站在这烧香祈福的”

  “你这个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风天下双目厉芒遽盛,暴跳如雷喝道

  风夜鹰好像见惯了他父亲发怒的模样,不以为然的藐视道:“你需要的是像姐这样可以继承帮主之位的义女,而不是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后人”

  “你就是这副德行,凡事虎头蛇尾,做事不经大脑,没有周详考虑,才会一次又一次以失败收场,白马城的接马大赛就是最好的例子,枉费你姐一番苦心”风天下满腔怒火继续骂道

  “是呀我就是要天地日月神教让人看笑话,怎么样”风夜鹰有恃无恐与风天下对骂道

  “你……这个逆子……”风天下本已举起右手,向风夜鹰忽忽走去,准备给他一个巴掌泄怒,不料遭到在侧的素芯向前阻止,湊到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风天下瞥了冰非一眼之后,又把高举半空的右手给收了回来

  实际上,冰非看到了风天下的这场家庭纠纷,身为一个外人,也颇为尴尬,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种局面

  冰非眼看风夜鹰负气离开,风天下的手也在素芯紧握下而不再追究,任由风夜鹰怒气冲冲的离开主殿大堂

  此刻,风天下转而望向冰非,面容略带愧疚的表情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希望冰少侠对适才发生的事別见笑了”

  冰非苦笑道:“不会,明白的,我年轻时也常与冰母斗斗嘴吵吵架,这沒什么的,别多虑了”

  “我想今晩对铲除山妖姥姥一事的祭典到此为止,冰少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留下多住几日明日,我会命李老将那本《太玄金锁流珠引》卷七亲自交托给你”风天下又恢复了先前盖世的神采,落落大方道

  冰非向风天下拜谢后,別首转身之际,又偷窥了素芯一眼,有点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看着冰非离去的背影,素芯芳心暗处有种奇妙的滋味,一种极度渴望却化为空虚的无力感一个她从未想过的念头,想与冰非私奔一走了之,可是风天下会放过自己吗

  只是觉得对风天下越来越不了解,他不仅闭关修炼的次数多了,有时还会独个儿在阴暗的卧室内自言自语,很是吓人诡异

  而素芯总会自我安慰,心想凡是建基立业者皆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与压力,感觉这种自言自语的毛病也实际上伤不了人,也就两眼闭着当作没有这回事吧

  大地沉眠,万籁无声,此刻的冰非竟从睡梦中惊呼一声醒了过来,满额大汗淋漓如珍珠般一粒一粒涓涓坠落,湿透了一身衣裳

  冰非两手按着额前,表情如摘胆剜心,痛苦万分,似乎憬然觉悟到一件有生以来最羞耻的一件事,而在那含泪黯沉忧伤着

  刚才的那不是梦,是一段冰非想要遗忘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的梦魇……

  就在千年前,暗幽山世纪终级一战,黑龙帝君见战势不妙,翻然改图,仅见其双手高高挂起,运劲气转,掌中立即缠绕着薄薄迷漫的青烟

  不待片刻,这些缕缕青烟变化成黑烟随风牵引迅速升腾,淡淡黑烟顿时弥漫了满天云层

  而此际天空中深如玄墨的云彩竟赫现一头髑髅张开血盆大口的凶相,像似想要把大地给吸噬进入那无穷无尽的旋涡之中

  髑髅随后瞬现即消,天地之色又为之一变,暗空骤现一个巨大椭圆形的涡旋,空气随其吸入逆时旋转,而气压不断向外递增,形成一个强大的狂暴气旋

  义军联盟的士兵个个被劲风狂吹得东跌西倒,双脚左右不听使唤震震擅抖,身体也不断的被气旋拉扯着,登时完完全全失去了对自身行动的控制力,有些士兵甚至因此被涡旋如吸食般吞沒于暗空之中

  然而更可怕的是,黑龙帝君持续施劲于双臂之中,臂膀青筋疾走凸发暴起,掌中正释放着阵阵凛冽刺骨的寒风

  惊见暗幽山地上的水气连绵不绝上升,强盛而持久的气流也飞驰升空,最终冲破重重流层,天空雷鸣电闪一瞬掠过

  这时候,远空本是飘来淅淅沥沥的小雨,霎那之间又变成噼里啪啦的狂风暴雨,翻云覆雨之快教人难以捉摸

  黑龙帝君见时机已熟,仰天狂吼一声,双手交叉向两侧挥下,大地被暴击出一个叉形裂缝,随即洪水暴涨,山泥倾泻产生了一个流速大,破坏力超强,慑人心魄的泥石流

  泥石流挟着大量泥沙、石块等物质如翻江倒海般的气势由山头朝山下汹涌澎湃袭至这种令人胆寒发竖,固液两体相撞的急流,把猝不及防的义军联盟冲撞得溃不成军,死伤惨重,惨绝悲鸣之声不绝于耳

  六月天,天空突起下雪天,冰非连忙展开双翼腾飞于空躲避这触目崩心的泥石流,凌空俯视着被山洪爆发破坏而疮痍弥目的一切

  此时,冰非从远处望见邪铁正被泥石流冲撞得头破血流,鲜血淋淋不断的从体内流出,还染红了四周来势凶猛的洪水

  也不知怎么的,冰非看着那个曾经用心教导自己的邪铁老师,看着那些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个个在洪水冲毁下返魂乏术,救之无望,不禁被眼前这惨绝人寰的景象给狠狠地镇慑住

  这种害怕得连拍打双翅飞去拯救邪铁的勇气也沒有,深怕自己也会遭殃遇害一样而裹足不前

  冰非在半空中弯着腰不停的颤抖,内心不停的发寒,双手甚至捂住自己的眼睛,眼泪不停的往内流,从指缝隐约之中注视着气若游丝不断挣扎的邪铁,直到邪铁淹没于洪水之下,飘流远去

  冰非此际泪眼模糊怕得要命,于是便不断的往前飞,往前飞,当没力气飞了,又不断的往前跑,往前跑,直到渐渐的远离了洪水泛滥,战火硝烟的暗幽山……

张家界牛皮癣治疗方法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收费的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有医保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