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酒家痕征文小说

晚霞如火,映照着天空。艳丽中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伤感,就像此刻正看着那清泉的人。一身水绿衣裙的女子站在桫椤树下,静静的看着一丝波纹都没有的清泉。霞光西沉,晚风轻拂,桫椤树叶开始摇曳,随之舞动的是女子的裙摆。而女子却只是那样站在,寂静中带着漠然,可是眼眸深处却有着不容忽视的期待。

“泠幽泉还是这么安静啊!”略带戏谑的声音在女子身后响起。

“锦,你又来干什么?”女子淡雅的声音中带着不悦。身体维持着原有的姿势,只是气息却不再是如水般的沉静。

“还在等待么?三年了……”男子一转原本的戏谑,清浅的叹息道。

“你不也是如此。”女子转身离开,没有再理会男子。

“为什么?樱婼,告诉我为什么?”锦在樱婼后面大声的喊叫着,回答他的只是清风以及远处的背影。

樱婼向着来处漫步而去,月光冷幽一如她此刻的心。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锦,因为她也开始害怕了。三年了,明明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可是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她和锦一直都以为以那个人重承诺的个性,只要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可是,这次那人却失约了。那人没有出现,真的已经结束了吗?

她没有回头,不敢回头。回头看见的也只会是锦的伤感以及那平稳如镜的清泉。那个人真的再也回不来了……仰头看着天边的满月,冰冷的泪划过樱婼白皙的面颊,融入深沉的大地。

“樱婼,我要离开了。”慵懒的倚在软榻上的人对站在窗前的女子说着。声音清冷中带着淡淡的温和。

“离开?去哪?”樱婼听到那人的话,蓦然转身。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那人是不可能离开的。她清楚那人的执念。可是,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明白那个对她很温和的人,她从未真正的了解过。应该说,没有人真的了解过那人。

“佛曰:不可说也!”对于樱婼的惊讶,那人淡淡的笑着。

“什么时候回来呢?”

“三年之后,桫椤花开,泠幽泉涌的时候……”说着这话的时候,那人的眼光越过樱婼,看着窗外的天空。

那是樱婼与那人之间最后的对话,等她明白这话的意思的时候,那人真的已经离开了。没人知道那人究竟去了哪里,那个人仿佛从未出现一样的蒸发于人间。

后来她从锦那里知道了泠幽泉的所在,也知道了泠幽泉从存在开始就一直是安静的,死一般的寂静。而那桫椤树,开花是笑谈。

尽管如此,她还是等待着。每个满月之日,她都会站在泠幽泉边等待着锦所说的奇迹,日复一日。后来锦也总会在她出现之后随之出现,只是大多的时候都是相对无语。可是,三年了,泠幽泉一如往日的沉睡着,娑罗树也恰如昨昔的苍翠。那个人食言了……

为什么?她也很想像锦问她那样问问那人。为什么……

月至中天,泠幽泉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淡淡的银光。泉边的桫椤树也因为无风而变得安静。空气中流窜着名为寂的存在。在一片寂静中,一个一身银白色衣服的男子慢慢游出泠幽泉。清泠如水,冷幽似月,恰如男子。

“我回来了。”男子看着远处的天空,笑得一脸温柔。尽管远处的天空苍茫黯然,除了黑暗一无所有。

时间流转,寅时将过,夜色深沉。男子倚靠在桫椤树下,双眼微闭,看上去像是睡着了,又像只是假寐。黎明前的黑暗,最适合沉思的时刻。在安静的环境里,聆听着自己的呼吸,细数生命中的那些过往。

当启明星缓缓升起,月已苍白无光。朝霞未明,天空一片澄净。男子走到泠幽泉边,轻抚着水面上的桫椤树叶。如镜的泠幽泉映照出男子并不出众的容貌。看着水中的倒影,男子眼神变得朦胧。那个时候……

二、寻伊始

夕月曾说认识玄昊是她生命中的劫。因为她出现在玄昊的生命中是为了救渡他。那个时候的夕月很单纯,所以她从来不知道所谓救渡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牵绊。一旦松手,那么就不复存在。

夕月第一次见玄昊是在锦的家中。那个时候夕月经常跑到锦家胡作非为,而锦对于这个看上去很温顺乖巧,实则古灵精怪的红颜知己很是纵容。明明气得咬牙切齿,却从不会责罚。

夕月像往常一样翻墙到锦住的院子里,可谓是轻车熟路。走进锦的书房,看着书架最上方的锦盒,夕月露出了狡黠的笑。眼看就可以拿到锦盒,却感到一丝陌生的气息存在。停下手中的动作,夕月眯着眼睛打量四周。

“阁下是何方神圣,是否可以现出真身?”夕月在仔细观察之后,只得打草惊蛇,希望对方主动出现。

“还真是敏锐的直觉啊!”伴随着轻笑,夕月察觉到的那丝气息的主人由书架旁的暗门中走了出来。

“不敢当,只是好奇心作祟而已。”夕月笑得一脸的灿烂,身体却慢慢的向窗户边挪动。

“我也很好奇……”男子看着夕月的动作,并没有阻止,只是淡淡的微笑着,然后接着未完的话说道:“你如果再移动,不知道那条眼镜蛇会不会……”

夕月僵硬的转过脖子,便看到刚才翻进来的窗户上正盘着一条手臂粗的眼镜蛇。那蛇似乎也注意到了夕月,正兴奋的摇晃着竖起来的身子。

当锦走进书房,看到里面的景象之后,不由得狂笑起来。书房里,黑衣的男子斜靠在书架之上,微笑着欣赏夕月与眼镜蛇的互瞪。夕月身体成四十五度微侧,眼睛死盯着窗台上一动不动的站着。而窗台上的眼镜蛇不停的摇晃着,像是在警告夕月,也像是在跳着另类的舞蹈。

“锦,快把那家伙抓住。”夕月看到狂笑不止的锦,语气哀怨的说着。

“可是,我也怕啊!”锦忍住笑声,一副怕死的样子回答。

“你……”听到锦的回答,夕月为之气结。正当夕月感叹流年不利的时候,那条眼镜蛇却从窗台上面挪了下来。看着慢慢移过来的眼镜蛇,夕月全身僵直。心中大呼老天不公,红颜薄命。然而,那条蛇却径直从夕月的旁边溜走,然后盘在了男子的面前,一动不动。

半响之后,夕月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看着夕月一副想灭了男子,却又盯着那条眼镜蛇不敢动的举动,锦再次狂笑起来。

再次见到玄昊是在绿源居,锦带着她参加樱婼父亲的生辰时。实际上锦之所以会带上夕月,纯碎是因为夕月中有各种办法混进她想去的地方。而这次的目的并不仅仅是祝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对于夕月还是就近看管的好。只是锦没有想到,即使就近看管,夕月也是夕月。

缘起是因为一壶美酒。那壶据说十年才得一小坛的美酒是玄昊贺寿的寿礼。在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那壶美酒竟然不翼而飞。寿礼不见并不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了不得的是送贺礼的人。对于贺礼失踪,玄昊的脸色相当难看。樱婼的父亲知道后立马吩咐下人赶快寻找。贺礼丢失可大可小,弄不好的话就变成蓄意挑衅了。毕竟玄昊代表着玄家啊!

想在偌大的绿源居找一壶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找不到的话事态就严重了。看着忙碌的人以及不知所踪的夕月,锦的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而很快,他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看着夕月笑嘻嘻的端着一盘醉虾出现,锦严重受到打击。

“锦,赶快吃。时间长了酒味就淡了。”吃得愉快的夕月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出锦的不对劲,不断的招呼他快吃。

“夕月,你醉虾里面的酒是……”最后,锦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上次那个家伙进贡的。”听到夕月一脸轻松的说着,锦很想直接晕倒,这样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人总是如此,越是想掩盖事情的时候,事情真相浮出水面的时间就越快。比如此时此刻,门外黑着脸的玄昊以及随后赶来的樱婼看着吃得正欢的夕月,欲言又止。接着,夕月快速的每人嘴里塞了一只醉虾。看着呆愣住的两人吐下醉虾,夕月微笑着说:“味道好吧!”

“你……”入口的味道让玄昊立马清醒了过来,即使味道淡了,但是那酒的味道还是那么明显。

“怎样?你也吃了哦!”夕月看着玄昊的模样,笑得一脸阴险。

“是很美味。只是这酒……”樱婼看了看夕月,然后又看了看玄昊。

“还请樱婼 高抬贵手。”见事情已经显露,锦只好降低姿态,希望大事化小。

后来在锦的恳求下,玄昊跟樱婼达成共识,当做只是一场误会。也因为这次的事件,夕月跟樱婼这个温柔又有主见的女子成为了好友。而成为好友的礼物就是那坛他们以为已经没了的美酒。听到夕月的解释之后,樱婼不由得感叹千万不能得罪夕月。同时,樱婼也为夕月的聪明而折服。

对于玄昊来说,那个名为夕月的女子就是一只长得像人类的妖孽。除了祸害人间完全不会做一点好事。

人跟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寻找一个开始,路过一场转折,碰见的也许是善缘,也有可能是孽缘。然而不管怎样的缘分,相遇的那一刻开始,牵绊就已经存在。不管怎么的想摆脱,最后都会相互纠结着。缘分伊始,直到……

三、烟花乱

俗话说,是妖孽就必定有受到天谴的时候。而跟妖孽沾上边的,也会受到牵连。

玄昊站在雅座的窗边,看着下面被人围追堵截的夕月不由得嘴角微扬。即使被人围攻,夕月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的灿烂。看情形那群人估计没办法抓到那个如脱兔一样上蹿下跳的女子。一个念头在玄昊脑袋中一闪而过,诡异的笑容立刻浮现在他的脸上。

看着加入敌人阵营的玄昊,夕月咬牙切齿的瞪着他。玄昊的突然加入也让对方楞了一下,但是见他没有阻拦的意思,也就没有多加理会。原来的两方对阵变成了三方混战。一刻钟之后,夕月明显的感觉到了压力。清晰的意识到再持续下去的话,这场游戏的结局恐怕就不好玩了。眼眸回转,看着玄昊依旧积极的阻拦,完全没有消停的倾向,邪恶的笑容爬上夕月的嘴角。

“相公,我知道错了。我愿意跟你回去。”夕月称着空隙扑向玄昊,在玄昊未来得及反应之前死死抱住他。

“你……”看着怀里的人,玄昊完全镇住了。完全没想到夕月这样做的目的。紧接着的情形却给了玄昊很好的答复。他的迟疑在对方看来却是另外的解释。于是混战又变回了对阵。而原本的罪魁祸首却一脸无辜的大喊着:“相公小心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等到玄昊再回头时,夕月早已不知所踪。对方见只剩下玄昊一人,终于明白不对劲。

悄悄离开的夕月正站在泠幽泉边,看着澄净的泉水发呆。如果有人看到此刻的夕月一定会惊讶。由水中的倒影可以清晰看见夕月脸上的漠然,与之前的嬉闹判若两人。平淡的脸上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似乎什么都没有在想的样子。

旁边的娑罗树叶在微风中瑟瑟作响,拉回了夕月的思绪。耀眼的笑容再次回归,夕月又变回了那个嬉笑精怪的女子。

沿着来时的路,夕月望着远处暗下来的天色漫步而行。行至河畔的时候,看着河里妖异如火的莲花灯,夕月停下了脚步。坐在河边,看着火红的河灯不断的由河的上游飘过来,夕月脸上露出连自己都不知道伤感。七月流火,每一盏河灯都是一份祝福。是活着的人对于那些已经远去的人的企盼。那么如影子一样生活的人呢?明明没有消失,可是却也从未真正的存在过吧!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活在暗影里面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思绪伴随着河上的火照之路慢慢远去,徒留下不能带走的伤感在河畔徘徊。这就是人间吧!什么时候才可以如这些河灯一样找到自己的路?又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有那么一盏莲花灯只为自己而存在?

为自己而存在……哈哈……夕月狂笑。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啊!这么久了竟然还会期盼,原来人就是如此的存在。一声巨响,彼岸的烟火引起了夕月的注意。夕月迅速的奔向河对岸,如果没有看错,那是锦家的信号。绚丽的紫色,代表着那人的身份。

当夕月赶到的时候,发现锦跟玄昊正被几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围攻。与自己之前的状况不一样的是,这些人出手干净利落,完全没有多余的动作。身上散发的杀气冰冷而明显,一看就知道是职业杀手。

锦看到夕月出现,立马大喊:“夕月,快离开。”锦的预警并没有给夕月带来好处,反而让黑衣人更快的包围了过来。很快,三人就被黑衣人围在了中间。相对于锦身上的那些挂彩,玄昊似乎伤得有些严重。审时度势之后,夕月小声的对锦说:“我数到三,你跟玄昊马上屏住呼吸躺下。”锦皱了下眉头,最后微微点头。

当夕月细数到三之后,锦跟玄昊迅速的躺了下来。夕月腾空而起,她的动作吸引了黑衣人。一瞬间,夕月对着黑衣人撒出身上的药粉。当药粉下落,黑衣人全部倒了下来。夕月落地,与锦一起扶着玄昊快速的离开。

“夕月,麻烦你快看看昊。”到达安全的地方,锦拉着夕月焦急的说道。

“锦,干嘛那么客气啊!”夕月嬉笑着。然后走到玄昊旁边。检查了玄昊的伤势之后,夕月眉头微皱。

“怎么了?”看着夕月的表情,锦变得更加着急。

共 124 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初看时曾以为夕月就是蓝夕月,直到最后才发现蓝夕月是蓝家的家主,而夕月却只是代替她守护蓝家的影。也许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当玄昊出现在夕月面前的时候;当夕月在石室救了玄昊的时候,这一切都只是注定的劫。一直觉得玄昊所了解到的夕月似风,永远也琢磨不透,只以为她向往着自由。只是他却不知,她需要的只是最简单的守候,所以她终选择离开。他的感情包含了太多,就仿佛夕月的存在只是一个附属品。而一无所有的夕月所需要的,却不是这样浅薄的缘。求与得,求而不得。依旧相信在那一刻,他是真的爱上了她,只是情过了,逝去的一切终只是记忆里的一段痕。文章紧扣主题,语言符合背景设定,以架空的世界来展现,将尘世中的爱恨纠缠表现得淋漓尽致。笔触细腻,用词清雅澄明,行文流畅自然。欣赏,推荐!【:顾之痕】【江山部精品推荐01 100124】

1楼文友:201 - 21:09:26 本着消灭零回复的宗旨,来打个酱油。

执执念而死,执执念而生,是为众生。

回复1楼文友:201 - 21:5 :26 谢谢咯!问好!喜欢 执执念而死,执执念而生,是为众生。 这句话。

2楼文友:201 - 2 :15:02 我对不起你,拖拖拉拉半夜才出来,哎。昨天忙得晕头转向,去火车站接人,折腾到半夜 O__O 公众号:guzhihen2008 顾之痕

楼文友:201 - 20:09:46 语言很有深度,很有广度,能够吸引读者,打动人心,给人以深刻的印象。这是文章的优点,也是小说的劣势。因为小说,不同于散文,靠的是情节的曲折离奇,这点占的比重估计更大。 -刻画心灵的印记

回复 楼文友:201 - 16:14: 7 以文章的结构以及技巧来说,这篇确实是比较粗鄙的。而事实就是我写不出曲折,动人心魄的情节。小说总归是虚虚实实的,而我的世界颜色一直很鲜明。习惯性的忘记那些生命中的存在,到了现在我并不记得为什么我会出现当时的情况,甚至忘记了曾经给我起伏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唯一记得的只是我经历过。这样的我估计真的没办法写出曲折离奇的小说,也写不出形散神聚的散文。善忘的人是幸福的,而幸福得只剩下微笑的人所谓的神聚也只是冬至时午时的阳光而已。所以,我的文只是自说自话的呢喃记录,既无深度也无广度的。不过很谢谢你的留言,很委婉的评价呢!

4楼文友:201 - 21:21:22 呵呵,鄙人浅陋,最见不得无病呻吟的所谓爱,更见不得这种高人一等的小说写法。我是疯子,言重了,抱歉。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回复4楼文友:201 - 16:10: 2 以文章的结构以及技巧来说,这篇确实是比较粗鄙的。而事实就是我写不出曲折,动人心魄的情节。小说总归是虚虚实实的,而我的世界颜色一直很鲜明。习惯性的忘记那些生命中的存在,到了现在我并不记得为什么我会出现当时的情况,甚至忘记了曾经给我起伏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唯一记得的只是我经历过。这样的我估计真的没办法写出曲折离奇的小说,也写不出形散神聚的散文。善忘的人是幸福的,而幸福得只剩下微笑的人所谓的神聚也只是冬至时午时的阳光而已。所以,我的文只是自说自话的呢喃记录,既无深度也无广度的。不过很谢谢你的留言,很委婉的评价呢!

回复4楼文友:201 - 16:25:28 对于文,向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评论倒是意外的直爽。不过,往往会自称疯子的,不是总人皆醒我独醉就是一览纵山小的睥睨笑红尘。由衷感谢指教。还有就是很抱歉,看到留言的时候太激动了,所以操作失误把四楼的回复发到留言后面的了,抱歉!

5楼文友:201 - 20: 2:55 语言细腻。

情节上还有待加强

感谢朋友对酒家支持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多少钱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怎么服用

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管用吗

四磨汤口服液怎么吃
宝宝吹空调感冒打喷嚏
小程序 开发 前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