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每个剧本穿一遍74拍摄

每个剧本穿一遍 74.拍摄

从蒙省首府到镇安区的车子开了足足六个小时,小和第一次来,给颠的够呛,让林子莫吃惊的是微凉竟然好好的。

“她天生就好像是吃这碗饭的一样,不晕车不晕机不晕船,多远的路都能跑。”

小和羡慕的看着微凉。

“微凉姐,你们到啦!”孙加加老远就拉着王明萝朝微凉兴奋的挥手,钱进还是老样子,看见微凉也不过是对她点点头。

这次拍摄的人数加上工作人员是一共有五十多个人,除了微凉是第一女主角之外,他们小组的其他三人都是配角,还有几个演员演的路人甲乙丙丁等,剩下的就是消防员和交警,消防员会戴消防面罩,交警则是带着头盔,反正都是蒙面出镜的。

孙加加小声在微凉耳边说:“他们是真的消防员和交警,而且一个长的比一个帅气有型,果然是最帅的都上交给国家了!”

微凉轻笑:“毕竟是要上节目的,自然要最好看的。”

钱进突然插嘴:“你这是暗戳戳的夸自己吗?”

微凉一愣,然后大方地说:“难道我长的不好看?”

“自然是最好看的!”

四个人相处很融洽,林子莫将行李给微凉送到房间回来跟四个人说:“等会六点半吃晚饭,记住千万别迟到。”

“知道了。”

六点半刚到果然导演、摄影师等等全部都来了,显然导演是个不太好相与的,他先将剧本给了在座的几个人,等到另外两个演路人群众的演员比六点半慢了五分钟进来,导演就冷冷的说:“如果不想演了提早打招呼,多的是想演的,我的剧组不欢迎不守时的人。”那两个男演员当场尴尬极了。

孙加加等没见过这阵仗的人都吓了一跳,之后才知道这个导演是军艺的,时间观念极强,和军人的作风类似,微凉和小和恍然大悟,怪不得这次拍片子如此雷厉风行的。

第二天早上才过了六点,就有哨子喊他们起床,小和有些抱怨,微凉安慰她:“早点拍完就早点没事了,你不是一直想骑马吗?到时候拍完了带你去骑马。”

从镇安区到乌拉镇时间还算快,但也用了四个小时,而导演就给了他们三个小时休息时间,一点的时候就要微凉拍第一幕。

这个故事讲的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吴小北觉得自己成年了,在家中跟自己父母说晚上要和同学出去庆祝,而她的父母因为平日里太忙对她多有纵容和亏欠,拗不过她就给了她钱允许她出去玩,但是小姑娘正在叛逆期,不仅自己出去玩还将车库里面她爸爸的一辆豪车偷偷开了出去,带了自己另外两个好朋友去酒吧向一直暗恋的歌手岳杭表白,最后三个姑娘全都喝醉了,岳杭无法只好送她们回家,但是吴小北中途酒醒之后非要开车,和岳杭争执中出了车祸,一车四个人最后安然无恙的只有吴小北一个。

这个故事微凉觉得不仅仅是要反映酒驾,还有就是父母对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导演昨天晚上将剧本给他们的时候就让他们好好琢磨,而微凉下午要演的第一幕就是吴小北和父母的相处。

吴小北开始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不停的父母让她对着饭菜索然无味,她又开始无理取闹、任性起来,死活要出去玩,而她的父母只会给她钱,她还没离开家,她的父母就已经因为有事先离开了。

微凉没有尝试过这样的角色,但是演起来倒是出乎意料的顺利,连导演也说她很有天赋,但是只有微凉知道,她有多羡慕这个叫吴小北的角色,因为她的记忆中没有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相处过……

画着烟熏妆的微凉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冷酷劲儿,孙加加悄悄用将微凉的样子拍下来。

拍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微凉觉得大概要归功于导演的铁面无私,以及摄影师的技术精湛,原本要拍摄五天的片子,第四天的时候已经拍的差不多。

消防员抱着浑身是血的吴小北从快要报废的汽车中出来,眼神空洞的吴小北看了一眼车内的三个朋友,眼泪无声的落下……

“好!”

导演给微凉比大拇指:“哭的很有感觉,自责、绝望恨不得自己也去死一死。”

而微凉只想着终于结束了,根本没发现饰演消防员的林子莫有多激动,林子莫心想假如露出脸要给他来个特写的话,他肯定是演不好的,因为他看着微凉的眼神是没有同情的。

孙加加作为应战的眼线,早就发现林子莫对微凉不一般了,她跟应战沟通的时候,应战却没什么反应

每个剧本穿一遍74拍摄

,她自己倒是干着急。

这天拍摄结束,演员们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孙加加看见微凉要和林子莫、小和三人一起走,等问清楚他们是一起去温措县骑马的时候,孙加加热情表达了她也想去的意思。

微凉没有意见,最后竟然成了孙加加、王明萝、钱进以及他们三个一行六人一起去温措县。

越是临近温措县,微凉越是不安,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去那里并不是为了骑马,她更是知道那里如果发生墓穴坍塌的话,已经引起了周围民众的恐慌,恐怕再问什么就更难了,这里的人信奉长生天,既然会坍塌,就说明了是长生天的意思不让他们继续挖墓了。这样的情形在微凉后面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中遇见过不少,考古总是和风水、玄学这些分不开的。

停了车几人一边看一边好奇的问这问那:“你们看那是什么?”

“好奇特的图案!”

微凉被几人的声音吸引,不自觉的就解释起来,如同她带过的学生一样:“那是此地民众信仰的神灵长生天,长生天就是永恒最高神的意思,因此也叫天神,我们今晚要住的是牧民家中,你们切记不要对人家的信仰产生不敬之情,否则那些人会群起而攻之。”

微凉说完才发现几双眼睛都看着她:“你知道的好多!好有学问!”

淡淡的解释道:“我不是对考古很有兴趣吗?所以了解的比较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