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逝水流年散文文化随笔忘忧清乐在客栈

一、

绯红的桃花盛开在乡村小路的转角处,犹如花枝招展的村姑羞红了脸十分惹人欣喜;而桃花林的背后是一处典型的青瓦白墙的农房,一只狗在院坝桃花下正欢天喜地的欢呼着款待我们……这正是清明前和几个伙伴深入到山里见到的景象。山里的背景全然是黑森森的松林。偶然看见了红润得十分写意的桃花,我们继续深入,在山谷的凹处,一条近乎干涸的小溪清水潺潺,小溪的两边是黄灿灿的油菜花。在油菜花和松柏林之间正是几十树桃花。

我很是惊叹这一方桃花源。是的,这就是充满了震撼力的寻常的桃花源,就这样不经意之间被我们发现。事实上这样的景致很诗意,往往被诗歌经典般的烙印在爱好诗书文化人的心间;所以,在我的心底免不了涌现出陶渊明的意境和刘禹锡经典的诗章。

沿着山路,走进桃树,真有种脱俗的感受。乡民告诉我,鲜艳的是三月桃,浅淡的是六月桃,雪白的是梨花,金灿灿的是油菜花……热情的留守女帮我们挖一种块茎植物叫折耳根的,其实就是鱼腥草而已。因为纯天然绿色植物,加上部分药性功效,三峡人喜食之。生活在乡下,许多城里人难以购买的许多原始态植物都是他们眼中的稀罕物,其实在乡野在山里,遍地都是。我曾经大量采集野菊花,然后晾干之后作为一年的凉茶,或者作为枕头的填充物,头枕着入眠自然也是山野的芳香入梦来……这地方当然没有名字;不过,我的心中却开始给他命名——桃花源。可惜当时忘记了携带数码相机。

转眼之间,清明已过,想必连山里的桃花也开始谢了。凋谢的花不值得惋惜,因为来年的春色里绝对不会少了鲜艳的桃红梨白。我就如此生活在田园和梦想之间。几乎重复着千百年前的陶潜意象中的日子。不过,相对而言,刘禹锡向往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络化时代已经成为现实。

二、

打开电脑,登陆”棋艺文化客栈”——我虚拟的个人精神家园;遽然之间,已经是是光阴五载了。面对这五年的络交流,真的是远远超过了我当初上前的所有的希望:有点儿沾沾自喜,也有点儿诚恐诚惶。整理五年来发布在新浪博客的原创性博文之外,我其实写有多个系列,却无法在博客上展示……思考和追忆的线索一直萦绕在心头——这几条重要的线索深深的潜伏在笔记本电脑的硬盘的某个角落,只是在偶然的时刻会像流星一样的划过棋艺文化客栈的上空。这些流星的影子也只有有缘人有心人才可能大致了解其中的寓意。也许,这些文章本身就只因为我而组合起来,成为一种“不合时宜”的文章吧。比如“仙鹤棋孽”,比如“弈秋博客”之类的偏僻生冷的话题……

上午我转载了一篇纪念博客五周年的一篇博文,是一篇书评,是新浪空谷鸣琴给我的一本书《第一百零一个博客》的一个序言。读着序言《诗成泣鬼神》感慨万端,所以我做了如下的回复。我说:“感谢才女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为本人的一本小册子作序。已经转载,多言不谢了。顺祝一首三峡牌打油诗——真性溢空谷,鸣琴志乐山。诗韵盈文海,春风满博园。修行归禅定,品鉴自心田。超然翰墨处,人间几千年。”

话音刚落,文友刘文来的来了,他说“空谷提笔三峡水滔滔,鸣琴万里天际星熠熠”。随后他继续批注到:“这样的序,言之有物,品之入理,把一个恣肆豪情、才情卓然的刘星横呈于天地间,流芳于世人前,原本就是一种功德、一种博远,一种仁爱。”真应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写意生活,这是一种贵在交心的精神贯通。也算是络时代对所有爱好文化艺术的博友之间最弥足珍贵的典故吧。

当然,络和现实总是有距离,这种距离不是物质的宽窄大小,也不是色泽和形状,而是来自超然在物质之外的精神的探索。在“后络化”的时代,所有的渠道都渐渐打开,所有的交换空间都会因为潮流的汛期而涨跌变幻。也许不能改变的正是这些草根用文字作为思想的载体,被毅然的写进了络,我们就这样展现了一种原生态般的宣泄。

三、

这种宣泄是多维的探索也是多种的样式。从论坛的洋洋洒洒到博客的端庄严谨,从圈子的人来人往到微博的摩肩接踵……除开,也许除开快餐文化和时代节拍一致之外,文化的积淀和思想的深邃已经渐行渐远。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博客都是虚无浅显的毫无意义的文字,就说我的博友枕边书吧。前不久他应三峡刘星的邀请专门修改了他的一篇旧文,权做我的那本自费出版的限量版的书的序言之一。他的博文《星垂平野阔》中这样写道——俗话说围棋有“五得”,其中之“一得”即是“得友”。我与“三峡刘星”虽素未谋面,但因棋结缘。“三峡刘星”博学,勤奋,热情,豪爽,才华横溢,是我在上结识的第一个好友。他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三峡,我在“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苏州,虽然远隔千里,或许风情相异,却在上相知相交,真是“同是上爱棋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想起了“高山流水”的故事,想起了杜甫“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的诗句,后来我(王华)就写了一篇《流星落枰化云子》发表在2010年第18期《围棋天地》上……

“哈哈,对啊——来一首三峡牌打油诗《烟花三月下扬州,寄江南枕边书》以谢!”当时我就是这样一种十分放松的心情和枕边书交流着。我写到:“羞说天地红尘远,一段佳话正。命中注定络牵,高山流水胜从前。书到极处品自在,棋到中局乐华年。入眠只求枕边书,入神最妙是棋盘。太白诗意下扬州,黄龙弈括布星天。潇洒写意忘忧谱,从容手谈浮云散。不羡鸳鸯不羡仙,不留丹青不弹弦,偏借春风下江南,博海如故会前缘。”像这样的交流几乎每天都在进行着,享受着古人不可能想象到的一种惬意。

是啊,“忘忧清乐在客栈”这种交谊只有高山流水可以比拟,而这种源于文化,建于络的情意非等闲言语可以笑容的。正如枕边书回复中说的:“不羡鸳鸯不羡仙,忘忧清乐在客栈”。尽管当时,我和王华在不同的角落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书写着寂寞的乃至很不流行的文章。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思考着人生的意义:幻象是“忘忧清乐”,核心是“高山流水”。

对于一个爱好文化艺术写作的人而言,“不合时宜”的文字,“毫无价值”的文字——对这些文字的不看好——这些冷嘲热讽已经对我不起作用。因为,不是每一篇文章都有意义,也不是所有当时以为意义重大的文字就是文章。到头来谁文字的垃圾?至于如何辨别垃圾,文化的垃圾,我们不能短视的目光去思考。文字是思想的表现,是一种灵魂的符号,当然也可能是鼓噪的噪音或者煽动的口号,更可能的胡思乱想的一种幻觉……事实上,写无用的文字,不是我的发明:沈从文和钱钟书之类的文人正是深谙其道的高手。假若编撰自己的文章的时候,假若连自己也觉得毫无意义或者艺术的价值,那么写这些垃圾的文字确实是太对不起自己。正如我和友谈起如何善待文字的生活,我们都有这种感觉,让自己的文字首先感到自己。前不久阅读到一则文稿有郭沫若在1976年连续发表在人民的诗歌——而这两首诗歌本来很切合世事,是圆滑到极致的标本,可是恰恰正是这两首相距不远的诗歌让他终于毁灭在文学的殿堂。无地自容的不是文章本身,而是人品,一个文人学子应该秉持的一种文品。所以,我坚信写什么真的很重要——也许宁可缄默,也是一种无声的语言。事实上,在悦读时代,文字不是最权威的表情达意的工具,书店的大批量的关门,书籍的滞销,悦读书籍的人成倍的锐减,而快餐的文字作品被微博这类小纸条的游戏玩弄的时候,文化的积极意义事实上已经减弱,甚至变异。

四、

傍晚在博客内我收到了“兰亭书院”的渤海朗夫的短信,信中说:“三峡兄好!目前《兰亭书院》已发展成具有较强文化影响力的文化站,为打造兰亭文化,使更多的兰亭朋友受益,我们《兰亭书院》决定定期推荐圈内朋友的优秀文章。以此彰显兰亭的文化鉴赏力、价值取向和文化品位。我们将推出“《兰亭书院》每周一文栏目”,将圈内的好文章家少给大家,以便欣赏交流和学习。我们希望所选的文章具有代表性,并能够成为大家讨论的话题,愿意看到大家的真知灼见。同时也愿意看到大家的推荐和自荐文章。三峡兄很荣幸,我们首期选用(三峡的文章),向朋友们推荐交流,望能得到兄的支持。”我当即回复到:“好的,需要就拿;大家交流嘛。不知道你们选的是什么话题的文章,假若是现成的,那当然好,比如如我写的杜甫的系列或者杜牧的,或者三峡的围棋的?如果是现成的,你看着办就是啊!”

其实,他的博文的话题很时尚的,更有许多深刻的现实意义,记得我点评说“针砭时弊,有鲁迅风。看穿时尚,真文正言。”所以,最后我又补充说:“也许你的话题更有人参与。”

写什么固然重要,但是如何写才是我思考的开始,也是我思考的过程,更是我思考的结果。对待这种探索,我总是满怀忐忑,首先让我笔下的文字感动我自己,然后再感动文本之上的灵魂。这种灵魂应该具有普遍性和持久性。

关于“兰亭书院”,当然只能取其寓意和文化精髓了。我记得我们当初的对话。渤海朗夫说:“三峡吾兄,弟前来问候仁兄笔安。弟为振兴文学,建一文化圈子,曰《兰亭书院》。此圈子颇有品位,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弟冒昧请求三峡这样的文士加入兰亭,以彰兰亭之风采。兰亭之中,弟自可与兄畅抒情怀,纵论古今,指点天下,追求真善美,岂不妙哉?望兄不择寒园,弟必恭候而拜也。”

“哈哈……好的。对于文化品位的圈子,我以为从三个方向构建品位:第一,圈子聚合文化,组建沙龙精英,和管理;第二,络媒体和纸质媒体的结合;第三,定期开展文化公益活动。”想必这正是回应我当初的提议吧——如此这般的络文化活动很多,比如紫色女人组织的博客文化促进会,比如梦冰领衔的草根文化大访谈,比如东方骄阳领导的“阳光”诗话活动,比如桂林文友团组织的“形象”上的“琴棋书画”活动……

五、

在我的身边,很少有人拥有哪怕一本书的藏量,更枉论书架、书房。据络调查,国人拥有的新书藏量不足4本。而娱乐文化方式的改变,让书香成为了一种不合时宜的古董。所以,正在的知音总是遥远的,而且需要穿越茫茫人海——有络的文化真好——至少让我们不再为知音难觅而寂寞,也不再为文化的沙漠而心地荒凉,更不会因为绝望而随波逐流。

在春日的黄昏,选一本自己偏爱的书,比如《旷野面纱》或者《围棋天地》……在弥漫着春草花香的乡村小学的院坝读书,这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标本。啊,多么的不合时宜的年轻人——这就是我多年来的形象。其实我到是满怀希望,这个年轻人就此定格成为我精神的坐标,哪怕这满头的青丝演绎成丝丝的银光……

选择自己愿意的生活和生活方式,没有什么不可以满足的。此刻,阳光正以独特的角度照进我的西窗,温暖的光线在手提电脑的背后打出一道最养眼的时光。只听见键盘的声音很诗意节奏十分融洽地配合着窗外的春鸟的歌唱。我随手端起茶杯,满满的豪饮了一杯菊花——芳香和苦涩的味道真好!

深夜,《这就是草根明星》这一篇博文摆放在我的面前,是周裕人和我在前天的对话。在这篇博文中,我这个络主持人居然被访谈了一回。其中最重要的是,我这样说了:“……那是我的期待,在文字作品中展现中华文化的精髓,弘扬华夏文明。正如你的博客展示中医文化的精髓一样,养生既是一种医疗方式——这还是一种精神方式,更是一种文化方式。”……其中的许多观点很蜻蜓点水,但是既然说了,就不怕发表。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忆起面对蒙顶千里草的交流,当时,他让我写出我最崇拜的人,我说我崇拜的人很多,假若只列举三个的话,应该是曹操、李白、吴清源。崇拜曹操,是因为曹操的那份真诗情和勇于开拓的进取精神,这种精神体现在他的诗歌里,也体现在群雄四起中卓越的的领袖气质;崇拜李白,属于不需要理由的理由,因为李白的那种狂狷个性和笔意蕴含的恣意天下的那种宏大般的洒脱;崇拜吴清源,对于棋迷当然不例外,不是因为吴清源的赫赫成绩,而是因为他凭借围棋棋盘那种致力内涵的探索毅力和孜孜求道超然于物外的视野。

此刻,春夜静谧极了。只听见春雨脚步声正轻悄悄的走来……

备注:三峡刘星写于三峡深处陋室(教室改成的半间寝室,在高速公路桥下)

共 47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化随笔:忘忧清乐在客栈】作者这篇随笔,由一次踏青为楔子,继而展开了回顾开办络博客——《棋艺文化客栈》五年来的精彩旅程。在作者称之为“虚拟的个人精神家园”的这方天地里,辛劳耕耘五载,成就了不计其数的文章及络文友交往文字记录。在这篇文中,作者较详细的讲述了这几年来在络上如何交往,以及建立络文社的过程,从中我们可以领略到作者以及和他的络文友,他们所具有深刻的文化底蕴和高洁文化品味。尽管只是在络之中发生的事情,但其内容是真实的,是有着现实意义的。这也充分证明,在络中,同样也可以实现人想要做的一些事情。尽管这些事情有时候后被人不理解或被冷淡,但是经过作者的不懈努力,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同样是精彩纷纭的文字,值得阅读和思考的好文章。在这里,我们要感谢作者和他的络文友,给我们做的这些不计名利,淡泊明志,为络文化作出的付出。好文,!【:申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19:56 作者这篇随笔,由一次踏青为楔子,继而展开了回顾开办络博客 《棋艺文化客栈》五年来的精彩旅程。在作者称之为 虚拟的个人精神家园 的这方天地里,辛劳耕耘五载,成就了不计其数的文章及络文友交往文字记录。 文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有了文字,生活会变得丰富起来。

2楼文友: 21:21:27 在这篇文中,作者较详细的讲述了这几年来在络上如何交往,以及建立络文社的过程,从中我们可以领略到作者以及和他的络文友,他们所具有深刻的文化底蕴和高洁文化品味。尽管只是在络之中发生的事情,但其内容是真实的,是有着现实意义的。这也充分证明,在络中,同样也可以实现人想要做的一些事情。尽管这些事情有时候后被人不理解或被冷淡,但是经过作者的不懈努力,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同样是精彩纷纭的文字,值得阅读和思考的好文章。在这里,我们要感谢作者和他的络文友,给我们做的这些不计名利,淡泊明志,为络文化作出的付出。感谢作者赐稿流年!问好作者! 文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有了文字,生活会变得丰富起来。

楼文友: 21:26:29 作为流年的和三峡刘星的老朋友,每每看到刘星的这类文章,我都会被感动。我感动的是刘星能够坚持不懈的在络这个虚拟的空间里,做着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这些做法已经超越了个人爱好的范畴,而将一些偏冷的文化角落,置于我们的面前,给大家一同来关心和分享。十分感谢,问好刘星! 文学,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有了文字,生活会变得丰富起来。

4楼文友: 1 :02:4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亚宝药业薏芽健脾凝胶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好不好
四磨汤治疗胃肠型感冒
怀孕七个月腿抽筋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