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网

异世界的白狼第27章命运之问

异世界的白狼 第27章:命运之问

“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白狼趴在地上,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哥布林们,心里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动,他现在仅仅是利用了奖励的手段来达到让这帮家伙把自己洗干净的目的,但是这么做还远远不够如果真的想让他们真的自觉自愿去保持卫生,是不能依赖靠奖惩手段的,他们必须要明白讲卫生与他们的健康之间的逻辑关系。

也就是说,讲卫生=减少病菌=降低生病的概率=降低因生病而死亡的可能性,这些哥布林必须能理解这个简易的逻辑链,才能够明白讲卫生是对他们有好处的。

不过白狼手头并没有显微镜这样的东西,不然他一定会给这帮哥布林看看细菌长什么样子,只有接受了细菌的存在,他们才能够理解这个逻辑,否则白狼再怎么讲也是空对空罢了,没有哥布林能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

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细菌才行,毕竟这是异世界,白狼觉得自己在原世界的一些经验也许在这里就是错的,关于细菌是否存在,他现在自己也不能说服自己,毕竟这些哥布林脏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能够活蹦乱跳的,这让他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就算细菌并不存在,讲卫生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如果干干净净的,别人和他交流的时候就会有很好的观感,至少不会厌恶他们。如果头发乱乱的

异世界的白狼第27章命运之问

,身上臭哄哄的,那么不管是谁都不会愿意去和这样的人交流。

白狼注意个人卫生与仪表的原因也在于此,他没有打扮的爱好,不过他至少会在出门前整理一下自己的仪表,让自己看起来利索一些,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有这样的习惯。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这些哥布林才会被人类厌恶的吧。”白狼不禁猜测起来,在标榜文明与进步的人类面前,这样又脏又臭的小东西很容易被打上野蛮的标签,进而与暴戾,残忍等等负面的词汇挂上勾。

白狼之所以选择这种奖励的方法,原因有二,第一试图通过时间的推移,让哥布林们将讲卫生与美食联系在一起,这样的话他们很自然的就会把讲卫生视作美好的东西。第二就是他要在哥布林中树立信誉,这就好比商鞅的辕门立木,虽然他没有金子用来赏赐,不过效果是类似的,把自己洗干净就有肉吃,必须让这些哥布林知道他是说到做到的,才能方便下一步计划的开展。

“好了,各位都吃完了吗?”白狼看了看两边的哥布林们,烤猪和烤鹿已经被他们吃的只剩下了一幅骨架,不,连骨架都看不到了,一个又一根的骨头被杂乱无章的扔在了地上,刚刚点燃着篝火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

“吃....吃饱了。”路人甲一边摸着圆圆的肚皮一边回答道,因为这家伙是第一个开始吃的,所以吃的是最多的,此时此刻都有点走不动道。

“恩,很好。既然吃饱了的话就把这里收拾干净吧,把这些骨头架子和柴火都收一下。”白狼对哥布林们说道,他已经可以想象哥布林们听到这句话之后的反应。

“什...什么?”“为什么?”果然不出白狼的所料,质疑与反对的声音马上出现了,他当然可以凭借自己在宗教上的权力强行命令哥布林去做这些事情,不过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的是另外一个听起来更加合理的理由。

“我之前说过,想要获得双倍的报酬,就要付出双倍的代价,现在是你们付出第二次代价的时候了,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做,不过你们会因为失信而受到惩罚,下一次的食物就没有你们的份了。”白狼踱着步子,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听到火焰之神的回答,哥布林们陷入了思考,一段时间过后,有些家伙留了下来,有些家伙偷偷溜走了,白狼虽然很难分辨他们的相貌,不过却记住了他们的气味,就算他们下次回来身上又变得臭哄哄的,白狼也能凭借他灵敏的嗅觉分辨出谁是谁。

白狼一直在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嗅觉,一般掩盖气味的方法已经不能骗过他,哪怕这些哥布林是在无意识中这样做的,也没有谁能够浑水摸鱼。

白狼看了看剩下的哥布林,给他们分别下了命令,于是剩下的哥布林马上行动,他们正在努力的收拾着地面,将已经熄灭的木柴聚拢到一起,收集着骨头。

白狼很欣慰的看到路人甲乙丙全都留了下来,这三只哥布林是他要重点培养的对象。

经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收拾,刚刚一片狼藉的地方变得重新干净整洁起来。

“除了你们三个,其他的都可以离开了。”白狼对哥布林们说道,白狼让其他哥布林离开,只留下了路人甲乙丙三只哥布林。

三只哥布林不敢违抗白狼的命令,有些畏惧的站在了白狼面前,在这种漆黑的夜晚单独与白狼这种身型巨大而力量强大的生物在一起,果然还是对他们压力太大了。

“我留你们下来,没有别的意思,仅仅是想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仔细想想,我不要求你们现在就给出答案,给你们一周左右的时间来思考,如果你们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会给你们一些好东西,这件事情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你们明白吗?”白狼收起了那副心不在焉的状态,表情严肃的对留下来的三个哥布林说道。

三个哥布林赶紧连连点头。

此时已是深夜,虫鸣声在四周不时响起,漆黑的树林犹如择人而噬的怪兽,压抑着一切美好的愿景,在这漆黑的夜,能够突破树林阴影的,只有那斑斑点点的微弱月光。

白狼看着头顶的一轮圆月,心思似乎已经不在三只哥布林身上,而是跑到了不知道距离地面多远的月亮上去。

沐浴在月光之中,白狼说出了那令三个哥布林感到困惑无比的问题:

“何为命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