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山水北去的列车散文

摘要:岁月飘零又一载,时光荏苒过经年。又到了父亲节,记忆中的父亲太忙碌,很少有时间陪我和我哥,哪怕是我第一次远行,他也只是在车站陪了我不到一个小时。 青砖鸳瓦两重楼,前有月桂夜飘香,月桂两旁,不高的万年青紧紧相拥,左右拱卫。月上中天,正朦胧,雾豰萦绕,楼上的灯还亮着,不时还传出吟咏声。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等到我背完了《大学》和《荀子·劝学》,爷爷才抬起那沉重的眼皮。“背完了?多的我也不说了,多看,深思,笃行,省吾。明天我就不去,《后汉书》的校注还没写完,你先看校注好的那几本吧!你先下去吧!”

见爷爷挥了挥手,我说了声早点休息,便躬身告退,走出了爷爷的书房。沉沉地吐了一口浊气,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的过关,记得年前背错一句,被罚抄了一本《素书》,虽然字不多,才一千三百三十六字,但要求是小篆,只得一边翻着《说文笺识》,一边用毛笔誊写。

走下楼,见母亲在帮我整理行李,爷爷校注好的《二十四史》总共十五本,一本我现在还在看的《六韬》,都是竖版繁体,就占了旅行箱的大半空间,两套换洗的秋装,一根玉屏萧,一个瓶子,问母亲这瓶子里是什么?她说是带有一点泥土的水,去那边如果水土不服的话,就打开喝一些;再加上一些文件,就是我的全部行李。回头看时钟已经十一点多了,把母亲劝到卧室后,自己也回到小屋,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马上就要来临的大学生活,思绪纷飞,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梦乡。

翌日清晨,曦光打在西墙上,调皮的闹钟也蹦个不停,伸手一巴掌拍了过去,终于是消停了。梳洗罢,吃完早餐,给爷爷和奶奶道了别,奶奶抱着我久久不语,爷爷倒是专注地校注他的书,只是走的时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拉着行李箱,跟着母亲出来门。坐上的士,母亲一路摆弄着,还有些焦急,不明白怎么回事,我也不去问为什么,父母的隐私我很少会过问,除非他们说出来,无聊之余只能轻轻依靠车椅休息。

不过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车站,母亲硬拉着我去超市逛了两圈,说是给我买一些特产带走,但我什么都不想要,说是不想带着一大堆东西四处跑,母亲也没有坚持。只是有些奇怪,什么东西都不买,依然拉着我逛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发现她的震动了一下,她的脸上才挂出一丝舒缓,之后再也没有强行拉着我闲逛,陪着我去车站。

车站的大门前,一身西装笔挺,左手提着一个公文包,右手夹着一卷画卷,头发有些杂乱,面色有些憔悴,刀削的面容,神色坚毅,灼然有采。只见那人面带微笑向我们慢慢走来,走到跟前,先紧紧的抱了我一下,接着抱了母亲,说是来晚了。母亲倒是没说什么,摸了摸他的脸庞,替他把前面有些凌乱的头发拨到一边。

“爸,你怎么来了,昨晚打的时候你还在开会,你不是说来不了了吗?而且威宁离这里不是要七八个小时吗?”

爸爸轻轻地拍了我的头,“你小子,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啊?昨晚开完会就请了假,晚上开车就过来了,你这么说,像是说我这个父亲不地道啊!”

走进车站,父母买了站台票,帮我把行李搬上火车,离火车启动还有半个多小时,跟着父母走出列车,陪父母在站台上闲聊。“哦!对了,这里还有一幅字给你,去那边后好好把字练练,现在你的字仅有其形,不得其神。”我点头表示会意,接过父亲给我的那卷字。见他的手上还有一些墨渍,显然是赶时间,没来得及清洗掉。

只见父亲从包里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根,我很诧异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母亲,见她的脸色没什么变化,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父亲看出我的窘迫,还揶揄说着:“去年馨儿去美国的时候,要不是你妈允许,你以为我就能那么轻松就偷到你爷爷烟和酒,还和你喝了一宿,你以为你妈会不知道这事?”等父亲说完我更加窘迫了。从父亲有些颤抖的手里接过烟和打火机,正要点上时母亲板着脸说了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父亲有些哭笑不得,而我只得低下头,把烟点上。

母亲和母亲都不是话多的人,静静地陪我度过这半个小时,云蒸雾缭间,父亲前面的地上已经堆满了一堆烟头。而这时,广播里传来一阵仓促的催促声;临进火车前,母亲紧紧的抱着我,从来没有这么用力过,什么都没说,我身后的父亲轻轻的给她擦了眼泪,要不是感觉到肩膀有东西滴落下来,我都不知道。我忍住,不让自己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用力的抱着她,只是时间不多。然而乘务员的不停催促,我也不得不进入火车内。

进入火车,打开父亲的手书,沧桑遒劲地写着: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淡淡的墨香味,弥漫在心头。

北去列车慢慢的启动,窗外,母亲还抱着父亲不肯回头,父亲遥遥地挥手。从箱子里拿出玉屏萧,起身走到厕所,点上一支烟,任烟云缭绕。透过雾窗的缝隙,模糊的视线里依稀还能看到父母那久久不愿离去的身影;靠着墙吹起大失水准的竹萧,断断续续的箫音回荡在列车里,飘荡到站台的上空。

共 196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北去的列车】家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在书香四溢的家庭浸润下,作者不断丰富着传统文化素养,这一天,他终于扬起风帆,要离家去追寻更完美的人生了!文章撷取了离家时亲人们依依惜别的温情画面,在透射着淡淡离愁别绪的氛围中,再现了祖孙三代让人钦慕的其乐融融:爷爷把对孙儿地牵挂融进琅琅地吟诵里和厚重的古籍校注中;妈妈用爱调和了家乡的泥土,期盼孩子尽快适应他乡的生活;爸爸风尘仆仆,昼夜兼程,用遒劲的手书《诫子书》,送来了殷殷嘱托……作者文字功底深厚,善于用典雅的语言写景,烘托家庭浓郁的书香气息;以简约的笔触,轻轻挥洒,即将家庭成员的性格特征跃然纸上:爷爷的爱,含蓄内敛;妈妈的爱,温柔细腻;爸爸的爱,粗放炽烈;儿子对家地依恋,伴着箫音绵长幽远……作者笔调舒缓,用语古雅,情感深厚,让人领略了书香门第别样的亲情!推荐欣赏,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山水:朔风】

1楼文友: 1 :5 :29 欣赏清华晚照典雅的文字,钦佩您丰厚的传统文化素养,期待拜读您更多佳作!

回复1楼文友: 14:06:46 谢谢老师的辛苦点评!问好老师,祝君夏安!

2楼文友: 06: 9:57 透过雾窗的缝隙,模糊的视线里依稀还能看到父母那久久不愿离去的身影;靠着墙吹起大失水准的竹萧,断断续续的箫音回荡在列车里,飘荡到站台的上空。欣赏问好!

回复2楼文友: 1 :29:2 多謝潮仙老師的來訪!遙祝夏安!

楼文友: 10:46:40 文笔细腻,声情并茂,很不错的一篇文章,小少为你喝彩,加油。

4楼文友: 20:08:0 文字收放自如,小小年纪如此的文学教养,真叫人赞叹!加油,清华! 生活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又很短梦醒了,生活死了

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男士尿路结石的原因
孕期睡觉腰酸背痛
云南弥勒灯盏花药业优势
友情链接